用户登录

普洱扶贫故事│董有红:《扶贫路上一辆小摩托的内心独白》

来源:本站 | 2021年02月13日

扶贫路上一辆小摩托的内心独白

——致我心爱的小摩托

董有红


我是一辆平凡的小摩托,我生活及工作的地方,是美丽的以“哈尼之乡、回归之城、双胞之家”为特色的北回归线穿城而过的山水生态园林城市。我已经在这个城市摸爬滚打了有五六个年头,平时遵纪守法,也算是一名“好同志”,应该可以陪伴我的女主人在这个美丽的小县城里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可是好日子没过多久。

2018年春节刚过,就听说我的女主人将被安排要去乡镇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按常理来说,我的主人的宝宝还在哺乳期阶段,应该不会也派去“打仗”吧,但是,事实往往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单位院子里几个姐妹 “兴高采烈”地凑过来说:“听说你又接了个大活儿,要去景星镇驻村、组扶贫。”在县城里呆久了的我不以为然,心想刚好可以出去看看风景,何乐而不为,正好可以体验一下不一样的骑行心境,应该不能难倒我,事实证明当时的我真的是“很傻很天真”。

2019年的2月18日,我把主人送到单位后,2月19日就进景星镇曼兰村,从县城到景星镇曼兰村的公路约有110公里,虽有墨江到通关的高速公路,但是我不能上高速,只能走老路,起初这几天总体感觉还可以,走的大多是预制砖块路和土路,和我的主人一起进村进组入户。

可是好景不长,3月份我的主人又接到了新任务,景星镇片区民房建设技术指导工作,工作量瞬间上升。说句实话,我开始着急了,因为涉及的是景星镇的11个村129个村民小组的民房建设范围,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因为我的主人和她的工作队友都是干工作很认真、很负责的人,有的时候他们一个月才调整休息一天,但是细想,能为我县脱贫攻坚、建设美丽乡村贡献一点力量,为之付出也是很值得的。

 

图为民房建设技术指导建设点之一


在此期间,我的主人不派遣我的时候,我的兼职工作任务又划拨给我的另一个新主人——景星镇太和村的脱贫攻坚工作驻新寨下组的新主人老张,他是景星镇社保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他们中心工作任务也重,同时又兼顾太和村驻新寨下组的驻组工作。

太和村地处景星镇西南边,距镇政府驻地17公里,村委会驻地海拔1420米,太和村到新寨下组约有15公里,由于我的主人驻组的新寨下组属于异地搬迁和集中安置,全组共有45户,常住户38户,外出户7户,涉及民房建设任务23户,户数虽少,但贫困程度深,100%是山区,100%是布朗族,思想意识落后,贫困面大、脱贫难度大,缺乏切实可行的脱贫致富规划思想,多数是等的政府送小康。大部分贫困人口文化素质低、思想观念陈旧落后,依然停留在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时期,“等靠要”思想严重,内生发展动力不足。综上所述,我又一次感觉到压力山大,因为这个老张也是工作相当认真、踏实的同志。

 

图为搬迁安置项目建设点


但说实话,主要想给你们吐槽的是这里的路。由于异地搬迁项目建设,进出寨子的道路往来运输材料的半挂车络绎不绝,天晴一身灰,下雨一身泥,车坏在路上或是堵车更是家常便饭。路基也被压得坑坑洼洼,我只要一跑就蹦起来老高,然后又重重的落下,特别是厚厚的灰下面还埋藏着一路的碎石。我每天还要驮着老张入户,新寨下组新的异地搬迁和原居住的寨子约有2公里,为了让他少走点路,我只有硬着头皮挂着一档在泥泞的山路上奔跑。总之,我每天的基本路线是镇—村—组—新的建设项目点—村—镇,就这样日复一日的重复着,有的时候还会跑去其他村组“互帮互助”。

 

图为厚厚的灰下埋藏着的石头路


6月底的时候,我民房建设技术指导组的女主人和她的队友要回县城里开会,接着又安排有新的任务,到各乡镇开展民房清零和验收及建设技术指导工作,我暗自窃喜,我的主人应该要把我带回城里去了吧,她到各个乡镇验收民房建设的时间我就可以休息了嘛。可是,现实往往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美好,女主人要回城里时,特意走过来摸着我的头安抚我说“心爱的小摩托,你得留下呀,我不能带你回城里了,因为现在老张更需要你,脱贫攻坚的大路上他需要你和他一起奔跑……向前”。就这样我从兼职正式转变为他的“公车”,他的“伙伴”,即晴天有你、下雨有你、黑夜有你、我能到的地方都有你那种。女主人还说:“平时每个月还要陪她去曼兰村上田坝一、二组的“亲家”家开展挂包帮工作一两次,我也是十分需要你的”。这算是需要我吗?好吧,那我就陪着你们跑吧。

在老张同志有惊无险的的骑行路上,还记得有几次下雨来回村组的历程,我在泥泞的道路上颠簸不停艰难前行,车轮一下子陷到泥里,然后一歪,把老张摔在一边,还好他摔的不严重,我也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从泥沼里爬了出来。 那几次以后,我感觉身体越来力不从心了,终于在一个雨夜我倒下了。

那天我白天陪着老张及其他工作队入户,晚上又驮着他们回村里开调度会。跑着跑着,还不等我反应,老张又开始加大了油门,我一下子感觉到有点吃力,这个老张!我都已经跑了一天了,这会儿都快累趴下了,咋还让我跑这么快!我不满地抖了抖身子,以示抗议,老张却装作视而不见,继续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行驶。我突然感觉心口一痛,发动机熄火了,就不省“车”事了。在修理我的时候,我心里说不出的失望透顶了……。

又是一次在去村的路上,路面因下着雨有些湿滑,为了避让右侧路上边滚落的碎石,老张脚一个急刹车一歪,撞上了对面的摩托大哥,还把他撞伤了,更主要的是把老张的同事吓坏了,吓坏同事的不止这一次了。老张的手也挂破彩了,我们都临时去镇上“挂急诊”。老张同事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替我说了几句“老张啊,以后你就开慢点儿吧,这车平时都只在县城里跑的,跑的都是水泥路,速度慢点,再这么开下去,我怕它会散架啊”。老张却说:“嗨,没事儿,这车皮实着呢,再说,我的肉还包着它的皮呢,没问题的,再说我们还得靠着它进村入户、跑寨子啊。老张对我一番恭维后,又非常淡定地扭了扭手中的油门说:“小摩托呀,加把劲儿,全村脱贫就靠你啦” 。这算是安慰我吗?算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再陪着你们跑吧。

经过长时间地奔跑,我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像轮胎、镜子、链条、灯以及其他各个配件、零部件坏掉不说,电瓶发不了电,都需要更换,特别是发动机,早已承受不住这个路的磨练。每次在骑行的时候,我都感觉自己的身体随时可能散架。

几次修理后的我真想就此罢工,我是私车呀,又不是公车,可是想想我那搞民房建设指导的女主人,4月份也是住了半个月的院,出院后还没等身体恢复好又奔赴在脱贫攻坚民房建设指导工作的她来说,我该有的政治立场和觉悟还是要有的,抱怨归抱怨,可绝不能在全村乡亲们脱贫攻坚决胜决战之年的这个节骨眼上拖后腿啊。

2019年这一年我陪着大家进村入户,拉人送货,跑遍了太和村的沟沟壑壑、家家户户,老张包组的寨子住房得到了改善,村容村貌变得整洁,可以说,这是我和老张翻越一个又一个山头,一遍又一遍做群众思想工作,足迹踏遍村里的每一个角落,汗水挥洒在太和村这片土地上的最好馈赠。也可以说,太和村脱贫的成绩也有我的一小份功劳,身边的同伴们对我也都可以高看一眼,走到哪我都是挺直了腰杆,这感觉还不错!

 

图为老张下组入户、宣讲扶贫政策


我深知扶贫工作千丝万缕,而且每一件都是重中之重,老张作为一名扶贫干部,经常接到工作任务,不能解释、不能推脱,只能默默地去完成。面对贫困程度深、又涉及异地搬迁建设项目、100%是山区又100%是布朗族的新寨下组,对于不会讲少数民族话的老张来说,工作起来确实不容易。真是应了那句话“披星戴月出门走,风高月黑把家还”都只是奢望,因为“五加二、白加黑”的模式早已成为老张的工作常态,老张休假唯一的方法就是他的家人生病、住院不得不请的那几天假。当然,那几天中的偶尔时间我又可以稍作休息调整,其他的时间都在开会、加班、下村、下组入户、宣讲扶贫政策、产业政策、落实建设项目进度、填报各种数据、以及提升人居环境……等各种工作,还有应接不暇的各种检查、资料整改、无休止的熬夜、加班。在扶贫的道路上,可谓是时间紧、任务重、责任大,我能看到老张及他的同事们的努力和付出。

 

图为老张和他的同事们开会学习


最值得纪念的时间要定格在2020年的4月。19日晚上,黑夜笼罩着周围的一切,村里夜静悄悄地,村委会旁的住宿区、旁边的农户家时不时传来大家此起彼伏的鼾声,这段时间大家忙着做疫情防控和迎接第三方评估考核组工作都累得够呛,明天即将抽村抽组进行考核,所有乡镇村组都会覆盖到,我还得早早起来驮着老张到村组上做工作。接下来的几天是非常关键的,也是最辛苦的,每天都是早上6:30到村、组上,每天晚上都是凌晨2点左右回到镇上。4月20日,是一个值得激动的日子,值得每一个扶贫干部、每一个墨江人民为之自豪的日子,也是值得老张纪念的日子,因为第三方评估考核组抽到了景星镇,而且还抽到了老张包组的太和村新寨下组,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检验包组干部所有的努力和付出的时候到了。在我看来,老张确实做到了不负众望,群众满意度调查众望所归,当然,我也不辱使命。

2020年的5月是最辉煌的时间,因为云南33个贫困县宣布脱贫中就有我们墨江县,并且向社会公示。作为全国唯一的哈尼族自治县,我们的墨江县以脱贫攻坚作为首要政治任务、头等发展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举全县之力,聚各方之智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保障到位,饮水安全得到根本解决,群众生产生活条件得到改善,产业发展基础不断加强,人居环境取得了很大提升,走出了直过民族地区脱贫致富奔小康的新路子。

跟大家诉说了这么多,也累了,该休息了。既然扶贫工作选择了我,那就戴上头盔,加大油门,勇往直前吧。我轻轻地对自己说:老家伙,睡吧!明天又是精神饱满的一天,因为明天还有新任务,诸如乡村振兴战略工作等等,且各项工作任务依然繁重。

我是扶贫路上的小摩托,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回到县城里。但是只要老张需要我,我就会发扬老黄牛精神,吃苦耐劳,全力以赴、坚持不懈奋斗在脱贫致富的道路上。


该作品获“讲好普洱扶贫故事”征文纪实类二等奖)


编辑:彩云之南